当前位置:主页 > 信息动态 >

温润的玉也可以诉说沉重的历史


发布时间:2021-08-17  浏览次数:   来源:常州晚报

8月15日是抗战胜利纪念日,经开区遥观镇上,许新的翔胜珠宝有限公司内,一些市民特意前来,参观几件特殊的宝贝——用翡翠雕刻的《战魂》系列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《战魂》系列由多件仿形武器的翡翠艺术品构成,分别是马克辛重机枪、捷克式轻机枪、三八大盖步枪、汉阳造步枪,还有两把德国造驳壳枪和木柄手榴弹、手雷、军用壶、子弹。乍一看,枪身、炮身呈金属质感的黑色,凑近了,可以看到翡翠的光泽。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,枪械部件是活动的,可拆卸、组装。

“这是我用翡翠按1∶1尺寸雕刻的,前后花了整整5年。作为玉雕人,我想用玉来叙说中国,提醒人们不要忘记那段苦难奋战的历史。”许新动情地说,铭记历史才能开创未来,他希望赋于玉雕作品更多的内涵,不仅用来欣赏,也能记载历史。

许新(左)向参观者介绍他的作品

看到万人坑的累累白骨,他立志“玉说中国”

今年43岁的许新,安徽亳州人,1996年来到常州,2007年在横林开了一家翔胜珠宝店,之后又创立翔胜珠宝有限公司、翔胜文化艺术有限公司。

2009年秋天,他带着学生和家人到南京瞻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看到万人坑中的累累白骨,他深受震撼。参观途中,他遇到一位老人,老人八十多岁,颤颤巍巍地说,他家13口人被日本人杀害,埋在了坑里。

“这个场景,就像刀刻一样印在我的脑海里。当时,我就对学生说,现在的好日子来之不易,有朝一日,我要用玉来纪念这段历史。”采访中,许新回忆当时的情景,仍激动难平。

心愿许下,机会很快出现。

当年年底,许新在云南瑞丽偶然发现一块重达580公斤的缅甸老坑莫西沙乌鸡种翡翠原石。与一般的翡翠相比,这块原石呈黑铁色,十分少见。一看到它,许新欣喜若狂:这不正是仿形枪械的好材料么?

原石主人要价1680万元。许新不顾家人、朋友反对,筹款将该原石买下。

两年易稿10多次,他硬是用目测记下了枪炮尺寸

许新决定用这块原石,按1∶1的比例仿形一组枪炮弹药,还原我国抗战时期的枪支弹药装备细节,用以纪念中国军人义无反顾、奋起抗争、不畏牺牲的伟大精神。

2012年,他拉上师兄冯哲,一起赶往云南腾冲。他们住在腾冲抗战博物馆附近,连续半个月泡在馆内,观察各类枪械,选中了其中5件有代表性的枪炮以及一些弹药作为创作素材。因为馆内禁止拍摄,也不能靠近展品测量,他拿起纸笔,仔细地画下枪支的零部件,用目测加手测,记下各部件的尺寸。

“一开始,人家怀疑我是搞破坏的;详细解释后,馆长很感动,同意让我靠近参观。”许新笑着说。为确保作品真实,他把枪支弹药的各个细节记录绘图后,又多方请教专家意见,前后易稿10多次,耗时两年多才完成设计稿。

《战魂》系列作品

3天才切下一块玉,光买机器就花了300多万元

酝酿两年后,许新开始动工了。

困难接踵而至。第一关是切割。翡翠质地坚硬,而这么大一块翡翠原石,国内尚无现成的机器可进行切割。几经周折,许新定制了水切机,刀片长2.8米,一片就要18.8万元。油机、抛光机、打磨机……大大小小的机器就定了10多件,花费300多万元。

好玉难求,一刀下去,万一不合适,料就废了,再难找到替代品。为此,每一次切割,许新都慎之又慎,第一刀就花了3天3夜。

那时,他的工作室在云南瑞丽。正值盛夏,他顶着酷热,忍受着蚊虫叮咬,大型切割机、小型切制机、手动切割、线切割等机器轮番上阵,单切割就花了1个多月。

手工雕琢,螺丝螺帽严丝合缝

雕挂件、雕景物,因为接触得多,许新驾轻就熟。仿形枪炮,他还是头一次。

越往下做,困难越多。因为枪支的各部件要能拆卸、组装,在尺寸上必须严丝合缝,而且只能一次成功。一旦失败,如此特殊的玉料几乎不可能再寻获。在仿形机枪时,遇到的最大困难,是螺丝与螺帽连接的问题,需要掌握旋转角度、螺纹粗细等细节,连内丝外丝都是一刀刀刻出来的。雕刻时,不仅要严格按照图纸尺寸大小操作,还要进行多次实验反复打磨,过松过紧都无法完成组装。而且,这些精细部件,用车床极易破碎,一崩就碎,必须一刀一刀手工雕刻。他和师兄足足用了一个星期来研究螺丝,用其他玉料反复手工实验打磨,这一难题才得到攻克。

玉质很沉,一把机枪重达数十公斤,支架粗细也大有讲究:太粗浪费材料,太细无法承重,都需要反复试验,找到最准确的尺寸。“你看这枪管,又长又圆,里面是中空的,是我用刻刀慢慢雕出来的。”回忆雕刻细节,许新记记犹新。他说,那段时间,他像着了魔一般,有时一天要雕刻16个小时,其间经历的大小波折不计其数,感觉就像打仗一样,刚攻克了一个阵地,前面又会遭遇新的敌人。

两年构思、三年雕刻,历时5年,耗资2600余万元,心血最终铸成:数十公斤的重机枪,16大部件可以拆卸;两挺轻机枪,6大部件可以拆卸;三八式步枪,2大部件可以拆卸。原石中夹带枯黄的地方,被他设计为炸掉的手榴弹和发热的枪口,化腐朽为神奇。重机枪口那种翠亮中带着枯黄的设计,惟妙惟肖地表现了打红了的枪管和战争的惨烈。

作品完成后,许新费尽周折,将它们运回常州,摆放在自己的店内。

“有个小小的遗憾,这个三八大盖步枪的支架是铁制的。”许新指着枪告诉记者,当时所有的玉料都用完了,缺少做支架的玉料,退而求其次,只能以铁架代替。

许新说,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责任。作为一名玉雕人,他希望用玉文化来表现时代,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。目前,他拟在新北区打造国胜艺术文化园,在园区内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引入国际拍卖公司,与艺术院校合作,为常州文化事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芮伟芬 图文报道